bobby十三

杂食,非写手,不能适应的尽早取关

【沙李衍生/朱豪x陆桥山】逐鹿(之三)

岳几荷:

Chapter.3
 
朱豪接到的命令是死守芜县,援兵三日既抵,自武汉撤离的时候都快出了城,忽然想起来还有一个陆桥山,又携一队兵跑回去找人去了,不是多在乎这个陆桥山,那好歹也是国府的人,关‪一时‬可以,把人给弄丢了,弄死了,他朱豪也难辞其咎。
 
陆桥山十分惜命了,虽然很不忿于朱豪将自己撇在防空洞里,也知道现在冒头无异于找死,他暂时还不想死,他觉着虽深处乱世,但是升官有望,还不至于为了要一条船就把自己交待在这个地方。
 
于是轰炸过后,防空洞里头的人都走完了,陆桥山还跟里面待着呢,哪儿想到又过了俩小时,朱豪才风尘仆仆的过来,嘴上还说
 
“差点儿把你给忘了!”
 
朱豪不提还好,一提此话陆桥山险些气的头顶冒青烟,合着早都安全了,要不是这人福至心灵把他想起来,指不定他就得在这防空洞里了却残生了。陆桥山见一队人马皆是从容模样,也知道此时外头该是安定了许多,一波轰炸过去,总也得消停个半天的,于是他就果断从腰间掏出手枪,直指着朱豪的太阳穴。
 
朱豪浑不在意陆桥山的所作所为,特别淡定地伸手把枪掰下来,给他塞回裤腰上头,非常沉稳地说了一句
 
“没上膛,别闹了。”
 
陆桥山还没来得及因这种不熟练的操作而羞愤难当,就被朱豪拉着除了阴暗逼仄的防空洞,时久未见太阳光,竟照的他有一丝看不分明,劫后的武汉只有生灵涂炭几个字可以形容。朱豪奉命镇守芜县,武汉自有援兵来驰,也目之所及皆是一片废墟,陆桥山忽然就感受到了前线作战和敌后作战的不同了,虽然他还是对朱豪有所偏见,但在这偏见之外又生出了几分大抵可以称作是尊重的情感来。
 
一队人带着陆桥山悄没声儿出了城,刚到城外陆桥山就要求朱豪给他送回重庆去,船日后再取都行,人必须回去,还言语威胁了一番,什么军事法庭了,什么难辞其咎了,说的都是朱豪不明白的话,朱豪也没跟他着急,前方战事吃紧,他挤不出来一点开玩笑的情绪
 
“现在出不去,武汉援兵未到,汉口港早叫他们占了,你现在跟着我们最安全,别的不敢说,保证平安给你送回重庆,时间早晚的问题。”
 
朱豪没拍着胸脯,却扔出了一个掷地有声的保证。
 
这个兵痞子有点儿正形的时候也看着不那么无赖了,陆桥山脑中先蹦出了这么一个想法。而后一番审时度势,也觉朱豪说的有理,时下不是耍他国府威风的时候,大战来时凭你是国府来的“特使”也不会少挨一颗子弹。
 
武汉如今仅是空袭,若是芜县失守,武汉将门户大开,于是他们虽然脱身出来,也需得尽快赶到芜县才是,援兵缓至,他们片刻不能耽误。于是孙副官望着天空从后头牵出一匹马来,陆桥山强忍了半天没忍住
 
“孙副官眼睛还没好呢?我不是听说那药没用完吗?”
 
这梗是真的过不去了。孙副官片刻不耽误,把缰绳往陆桥山怀里一扔,就回到朱豪身后去了,半句话没跟他言语。陆桥山自升任第三处副处长,上班下班皆乘汽车,便是从前没有汽车的时候也没骑过马,拿着缰绳也难掩面上赧色,朱豪大老粗一个,哪儿能看出这些细节来,见他半天不动弹,便道
 
“发什么呆,快走啊!”
 
陆桥山哪里是那种愿意承认自己短处的人,眼下前前后后都是他二十军的士兵,一旦认了自己不会骑马,前两天的气焰嚣张将化作乌有,这船他虽没再指望,但是气势还是得把住,正踌躇间,朱豪又开口了,这回没带着着急,倒是显出了十万分的戏谑来
 
“哟,陆处长,不会啊这是?”
 
身后一众士兵已经三人一堆五人一伙儿的笑起来,这朱豪全没有想给他留半分面子,因此后头笑声越来越大,陆桥山都有些挂不住了,直接将缰绳甩在朱豪怀里,转身就走。朱豪踩镫下马,把人拽回来,不是他要给陆桥山面子,而是他真怕这人跑了。
 
“本来我那椅子可以给你坐坐,但是现在我们上芜县路程远时间紧,没工夫多耽误,要不你看我们谁带你一程?”
 
朱豪是一脸实在样子,可后头的那些兵们,个顶个儿看戏的表情,陆桥山觉得识时务和审时度势这两个词今天可用的太多了,用到直憋的他掏枪都忘了上膛。可是情势逼得她不得不做出抉择,陆桥山也没多言语,就往朱豪的马那边走去,到了近前他发现朱豪不上去,他也没法上去。
 
一番尴尬之后,总算两个人都上了马,武汉到芜县怎么也走了三两天,头一天陆桥山坐在前面,朱豪在后面,朱豪非常不得劲,拍了拍陆桥山的肩膀说道

“你能不能别动?”

陆桥山也不想动,这马鞍够宽阔,足以放得下两个人,但是这路实在是不好走,颠的他两条大腿之间生疼,他没说话横了朱豪一眼,朱豪还一副好心的样子教他

“你腿夹紧,夹紧就不颠了。”

陆桥山向天翻了个白眼,还是往他说的方向努力了努力。

第二天朱豪主动提出他坐前面,陆桥山又不得劲了一整天,还是颠簸的厉害,可是陆桥山给不出什么好建议,于是只能向天翻了一天的白眼。


第三天距离芜县已经并不遥远,朱豪和陆桥山在没有商量的情况下,就火速达成了战略统一,搬出了那张竹椅子来,遣人将陆桥山抬着走,仿佛他平时得胜而返一般样子。
 
这回总算两个人都舒服了,朱豪从军怎么也有小二十年了,从没跟男人共乘一骑过,也是头一遭才知道这么颠来颠去、蹭来蹭去的是什么感觉,陆桥山更别提了,前面后面换来换去能舒服到哪儿去。
 
总算两个人都过出了点儿人样,也都舒坦了不少,朱豪打了胜仗也是不爱骑马的,好坐这把竹椅子,然此刻他却忽然觉得一人骑一马当真是舒服极了。

评论

热度(97)

  1. 逸无然bobby十三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bobby十三岳几荷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茶碗clean岳几荷 转载了此文字
    为了万字车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