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obby十三

杂食,非写手,不能适应的尽早取关

【东李】荆棘王冠01

久违了,特有的张力十分喜欢

桑葚洱海:

01

转过新年,初春的空气里还夹杂着爆竹的烟火气,料峭的严寒没有半分暖意。
出警的赵东来忍不住搓搓自己的手,群众被疏散,闹事者戴上了手铐,有的人就是喜欢在自己的人生履历上填上这么浓墨重彩的一笔。
他的手机铃声在嘈杂的超市门口显得相当柔弱,“李书记。”
“赵东来,怎么回事?”李达康凉凉的带着怒气的声音冒了出来。
“李书记,就是商场打折,几个顾客因为一件商品起了争执……”
“谁问你细节了,媒体已经在转播这场闹剧了,你还能不能干了,处理好了赶紧回来。”
赵东来还想再说点什么,嘴唇动了动,最终叹了口气,“是,李书记。”
挂了电话,他又看了看暗下去的手机屏幕,自己紧蹙的眉头看起来像是年迈的皱纹。
真冷啊。
这鬼天气。

挂了电话,李达康双手紧紧地交握在一起,遮住了自己的唇。
这几天,连他的后知后觉都发现了自己易燃易爆的脾气比起以前,更加地不可控。特别是在对象是赵东来的时候。
大概是因为只有赵东来会在某些场合无条件地同意他那些苛刻,不合理的要求吧。这种安全感让他无所顾忌。

其实京州市这么大,每个小时都在出事。
交通事故,刑事案件,消防安全,每天都有无数的隐患,没人知道死神会在什么时候降临,也没人知道自己会在什么时候失去重要的东西。
赵东来并不是每一次都要出现在这样的场合,但是预估会有媒体在的地方,他就必须要去。
媒体无良,有了一个可以表达观点的口子,就会肆无忌惮地篡改是非,颠倒黑白,至少他在那里,有的照片就不会被戏剧化。
赵东来两级两级地跑上市政府的楼梯,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关节因为高速地运作而阵阵酸痛,这样的天气确实不太适合做这样的运动。
“李书记,”他气喘吁吁地敲敲李达康的门,动作轻柔,以至于敲门声都没有盖过办公室里倒热水的声音。
李达康放好暖水瓶,才抬起头,“进来吧,”他把那杯热水推到自己对面的位置,“冷吧。”
赵东来有些疑惑地看看李达康,
“坐,”李达康点点对面的那张空椅子。
赵东来突然蹦出一个念头:水里有毒。
他看着李达康平静的脸,觉得有些不可思议。如果李达康开口骂他,或许他还觉得自在些。也许这也是个鸿门宴,等他暖合过来,李达康就会送他上路。
“那件事我看过了,不是你的错,”李达康尽量使自己平静,赵东来支持他的工作,他理应体谅安抚。当年高育良在汉东走得顺风顺水,还不是因为老狐狸在人情世故上做得明明白白,就算他不会靠着交易上位,赵东来也算是个优秀得力的下属,于情于理,他不该总是咄咄逼人。
赵东来低着头喝水,滚热的开水几乎要把他的喉咙烫出水泡,“李书记,听说中央巡视组很重视老书记的那件案子……”
他指的是赵立春。
李达康沉默了。
“赵立春的事,不是我们能插手的,该说的能说的我已经都说了,以后会怎么样……”
良久的安静,赵东来有些后悔自己提起这个话题。
“过了年,你也能轻松一点。”李达康打破了他的悔意。
“嗯。话是这么说的,但是事情还是很多。”
“走一步看一步吧,”李达康闷闷地说道,汉东翻天覆地的变化虽然没有影响到他这里,但是他心里明白,沙瑞金曾经也怀疑过他的纯洁性,赵立春的事,迟早会牵扯到他,好在这个人已经天高皇帝远,很难在像当年那样,潜移默化,阴魂不散。
赵东来知道李达康在恐惧,沉郁或犀利的眼神变得摇摆不定,恍然时,就是李达康情绪起伏,内心惧怕的证据。
在赵立春的问题上,李达康向来避之不及,强装镇定。
一句“别怕,有我在”差点破口而出,赵东来缓了缓,发现这样做的欲望依旧强烈。
“李书记,有件事我一直都想跟你说。”
李达康从自己的心思里拔出来,神情还有些茫然若失。
赵东来心里一阵燥热,但他刚开口还没出声,李达康办公室的电话铃声突然响了起来,微微刺耳。
“喂……沙书记,”李达康站了起来,西装纽扣扣好,细腰长腿,赵东来只觉得头晕目眩,“我马上过去。”
李达康挂断电话,细长的手指压在电话听筒上,良久后才对赵东来说,“你先去吧,我还有事。”
“欸。”赵东来极不情愿地站起来。

“达康书记,最近赵东来那边有很多事情吗?”
沙瑞金言笑晏晏,李达康也一样。
但两个人都知道对方在说什么,“嗯。”
“你和易学习,都是我指望着继续汉东改革的大将,”沙瑞金说。
李达康讪笑。
沙瑞金和赵立春不一样。但是你很难把有可能成为推你进火坑的人当作是交心的人。
甚至处处提防……李达康想到了一个词语,功高盖主。
沙瑞金在汉东的群众基础不够,所以对结党营私比一般的领导更介意。让李达康不能接受的是,沙瑞金明明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,但还是这样戒备着。

赵东来走到市政府门口,回头仰望沙瑞金办公室的窗口。
是他在长久的时光里无法企及的高度。




TBC


评论(5)

热度(80)